人家一个好不容易推翻了一党专制独裁统治走上民主道路的华人社会,你他妈打着统一的名义,天天盘算着用飞弹武力打下来。然后呢,让两千多万原本自由生活的人民跟你们一样每天排队做核酸被这个码那个码按颜色管起来,随时随地可以被锁起大门,只许为统治者鼓掌喝彩,像你们一样不准批评不准质疑不准发声不准思考,猪一样的活着?你们他妈的到底凭什么?

小粉红且悠着点试用“窜访”这个词吧,它很快就会被用到其它地方,比如以后不再叫“越级上访”,直接叫做去北京或者省里“窜访”,抓你就更加名正言顺了。

如果某个公司的业务负责人发现自己的业务线业绩拙劣风雨飘摇,地位不稳很有可能要被董事会干掉,这时候刚好外头有个大项目的机会,一搞就能搞好几年,他是不是无论如何都会拉这个项目过来搞,管他妈这个项目后面是不是会把公司亏到裤子都掉光,先争取自己合同续到无固定期限再说。(所以tw你们说会不会打)

昨天有位说话一贯中听的师弟也忍不住出来怼了几句,我第一时间手动点赞表达了对他的支持,后面也出来好几位跟进表示点赞的群友。说明大多数人心里都跟明镜一样。但是这个时代傻逼往往声高,理智的人却总缄默,劣币驱逐良币后,你只看到满屏的蠢话在飞舞。

Zeige Konversation

终于退了那个系友群,本来一直忍着不退是觉得里面常常还能分享点干货,但是傻逼浓度之高,已经到了呛鼻的程度。当年他们为刘强东朱军这样的强奸犯辩护,后来他们说相信政府会处理徐州人贩子唐山黑社会问题,现在可好,连河南储户都被他们视作为了高息铤而走险的贪婪之徒。更别提对防疫政策的种种拥护。虽然群里大半都还是理智清醒的系友,可是每天架不住那几个傻逼每天上窜下跳。算了,退了最清净。

看到各种媒体煞有介事地分析安倍遇刺时安保为何如此松懈,怎么没有安排狙击手在高地进行布控等等等等,就感到好笑,笑完了又想哭,只有你们独裁极权国家,才会在元首甚至只是底下屁大的领导出行时,搞得如此戒备森严防民如防反贼,保持民众不能接近到五百米之内。你们大概是真不知道正常人类社会的运行方式了?毕竟连日常出行地铁都要进行安检,把全体老百姓都看做潜在的危险因素的国家,这个地球上只有贵国一个。

安倍会穿上马里奥的衣服亲自为奥运会做宣传,他呢,他特么害得维尼小熊都成了违禁词!

我不知道最近有多少人像我一样,陷入了政治性抑郁。过去的这几个月是如此的恶劣。对我而言,在豆瓣这样的网络空间抱怨和发牢骚,是一个情绪的宣泄出口。其实我们这样的乖乖仔,在豆瓣痛骂之后,还不是会回去老老实实的隔离、做核酸、等待复工继续当韭菜。可他们却如此愚蠢,他们使劲捂住我们的嘴,在最痛的时候不允许我们哼上一声。他们以为这样的方式可以阻止我们去抱怨,可是当伤口结疤之后,我虽然不再说话,也不再抱怨,但是我心底却被点燃了熊熊的怒火。总有一天,这团火会爆发,会变成烧死这帮混账的火球。我总会亲眼看着你死无葬身之地!

朋友圈前两天齐刷刷刷晚霞,今天齐刷刷刷彩虹。我有时候挺羡慕他们的。他们还抱着对生活的热爱,愿意分享美好。而我对生活已经心如死水,不起任何波澜。

我昨晚梦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百姓安居乐业,生活里不会时时被恐惧笼罩”,这几乎是对一个执政party最基本的要求了,可是就这他们也做不到,不仅做不到,你还眼看着这些年他们明显是干砸了。

正如大家所看见的一样,唐山变成了另一个徐州。

我几十年的人生里,类似唐山这样恶劣的事件一直都在反反复复出现。甚至可以说能够出现在大家视野里的事件已经算是幸运,至少能获得舆论的倒逼。还有多少没有曝光的恶劣事件,大概被定义成了互殴、冲突。环境从来没有变好过,从来没有一点点改善。甚至你能看到看客的态度变得越来越愚蠢和恶心,比如“🇺🇸可以半夜安全地出去撸串吗”之类的粉红胡话。
这一切都是拜他们所赐。他们一直在努力抹杀所有正常人类文明该具备的基本价值观。现在他们几乎已经快要如愿了。一个邪恶的xx领导着懦弱无能毫无是非观的xx。我只想求求病毒快发威。一起毁灭吧!这是我们能为这个地球和人类文明做出的最后一点点渺小贡献了。

梦见和几位前同事聚餐,点了一桌菜以后冒上我心头的第一个想法是:“我去,待会儿谁买单啊!”可见吝啬鸡贼这件事情已经深入我的骨髓了。

恢复正常生活以后,本社恐的第一个焦虑就是,啊怎么办,从此以后在电梯里见到邻居们岂不是得打招呼了?再也不能心安理得的视而不见了...

解封后的第一个凌晨两点,我被窗外的摩托轰鸣吵醒。然后总觉得楼下有人走动和说话的动静,甚至似乎有人在打篮球的声音。一时间不敢再睡,有一种早上醒来就会变天的期待,好希望明早打开门,发现家门口睡满了抱着枪的起义人民。😂😂😂

我的老粉红同学说:“上海自己作死,本来两三个礼拜可以解决的事情。”我忍不住怼了他:“谁是上海?一座城市是怎么做到biu的一下作死自己的?”
粉红们总是这样,他们弯来绕去,就不肯承认,弄死你的大手,并不是凭空而降,总有一个具体的身影,缓缓伸出大手扼住你的咽喉。

笑死,需要干恶心事的时候,居委会“按照上级的要求”举着尚方宝剑喊打喊杀,现在催着猪出圈了,居委会又变成破坏生产不讲法治的“居民自治组织”了。如果我是居委会,我他妈第一个跳出来反水。这么里外不是人的黑锅你都能忍?做狗都强过做居委。

复工复产,哼哼,发布会所有的内容都是在赤裸裸的喊“老子急需搞钱”。感觉就好像我生病住院了,老板假装来看望我,一坐下就开始唠叨项目进度不能耽搁啊今年业绩差太远啊大家得赶紧发挥狼性啊。从头到尾没想起来问一句我的病情如何,手术成功了没有。装都不带装一下的。
民生、老百姓的生活保障,在它们眼里都是不存在的,都是韭菜、都是案板上的鱼肉圈栏里的猪羊。淦!

明天不会更好,只要他一天不死,就不会更好。

Ältere anzeigen
ruhr.social

Mastodon ist ein soziales Netzwerk. Es basiert auf offenen Web-Protokollen und freier, quelloffener Software. Es ist dezentral (so wie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