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这个就气死了,呵呵,当时为了挣几块钱稿费就投了稿子,结果稿费没挣到,还被他们偷偷用了我拍的照片。

哪个实例的字数限制是5000的啊?我想迁嘟过去。

昨天社交,听人家说谈恋爱的事,把我彻底抽空了,在上班之前紧急睡了一个小时,才恢复过来,后来我失忆了,我感觉有些属于情感休克的状态。

今天早上起来,有些消沉,结果文姐打电话给我抱怨,又是一个四十分钟,尽管把电话调到最小声,像机器人一样嗯嗯回复着,挂了电话,我感觉我陷入了更严重的漩涡。

也不是说我不能听消极的事,而是从他们的陈述中我听不到想要反思的意愿,或者,像昨天那个朋友,她有反思能力,但是她想抓住那段关系里,尽管有些行为(向她借钱)让她感到了威胁,她还是会想办法去自圆其说。

我们的每一个选择,都有代价。

不过这些跟我其实也没什么关系,我知道我真正的痛苦还是源自于父母。(为了回避这个事,我引入了别的痛苦,试图转移。)

这两天我爸妈没打电话过来了,我却感到不安,又想去安慰他们,但我知道我不能,这样就会加深他们的认知:你只是有点情绪,不会真的怎么样的。

然后继续着相同的痛苦。

我打电话问了李水南,看他妈妈是不是经常给他打电话表示无助,他说不会,只有在有什么事才问一句。

并非所有父母会不断地在子女那里索取情感,我不回应也是正常的吧。

晚上文哥喊我出去吃小龙虾,没想到饭桌上有不认识的人,虽然我一直埋头认真吃东西——做得非常好吃,但听大家说那些几乎没什么道理的话还是感到消耗得严重。

上一代人那些无聊的东西几乎完整无误地传到了这一代,大家似乎都有一种掩盖真相的能力,社会这样,小孩子是这样,就数自己最苦,却丝毫意识不到自身存在的问题。

所以哪怕我感到十分孤独,也还是庆幸,后来受到的教育让我稍微地脱离了固化的生活,保留了一定的创造力。

今天精神很好,即便上午还经历了一次迷你崩溃。

但正是从这个事情上,我看清楚了我的依恋需求如何被激活,又在期待着怎样的回应——一种理想的,失去后恐惧和羞愧在心中激荡,最后完全由汹涌的情绪将我淹没的整个过程。

由此及彼,我看到了自己在其他关系里做的类似的徒劳的努力。(就像编码那样准确!

我好像释怀了一点,下午在上班路上,甚至唱起轻快的歌,手拍箱子打起了鼓。

庆贺看书以后取得的真正的进步!

昨晚熬夜到三点多,因为文章没写完,今天又要上班,学焦虑就越睡不着。

八点半爬起来,写到十二点,写完了,赶紧去上班,今天五节课,上到昏天暗地,还是熬过来了!

当时也是脑子进水,进了德语区实例,现在好了,站内通知都看不懂。

写得很慢,11个小时过去了,可能1000字不到,好消息是写进去了,应该能写完。

这漫长的惆怅啊。

为绿盒拍广告照收拾出来的角落,今天的精神状态似乎挺好的,这会我出来走一走,本来是打算在外面看看书,但是太冷了,只能往城中心走,找个吃东西的地方,顺便把书看完。

好想谈恋爱,妈的,没有恋爱可以谈!

手机快没电了,还是忍不住想过来写几个字。

有种第一次去网吧的兴奋感,世界还很陌生还很大。

可以自由自在说话的感觉真好啊。

虽然还不会玩这个,比如要找摄影类食物类博主找不到,但这个简洁的页面以及分散型的理念还是很吸引人。

Ältere anzeigen
ruhr.social

Mastodon ist ein soziales Netzwerk. Es basiert auf offenen Web-Protokollen und freier, quelloffener Software. Es ist dezentral (so wie E-Mail!).